山西11选5走势图
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君须御斜柳第6章   :晕车的总裁

    第6章   :晕车的总裁

    作者:嗜睡的蝴蝶    

      刘景熙和蓝君御从未见过面,但刘景熙知道柳忆凝有这么个未婚夫、蓝家大少爷却不知道有刘景熙这么个人。

      李岚兰迎了上去,连忙问道:“忆凝怎么样?”

      蓝君御脸色阴沉,轻轻点了点头,“并无大事。”

      说完撇了一眼刘景熙,便抬脚走到远处的楼梯间,拿出手机给白小鹏打了个电话。

      刘景熙见他从里面出来,就猜到这人是蓝君御,侧头问道:“他就是蓝君御?”

      李岚兰点头,“对,就是他。”

      刘景熙冷眼目送蓝君御走到远处,仔细审视着这个男人。也许是同为男人,刘景熙从蓝君御身上感受到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度,这种气度让他周身发散出非常强烈的生人勿近之感。擦肩而过之间,蓝君御的侧颜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剑眉星目,鼻直唇红,走路时步伐间显露出的坚定和沉稳,也是刘景熙在周围人身上从未见过的。

      这是个有着独特特质的男人,甚至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更像真正的男人。

      刘景熙一向自诩美男,可与蓝君御初见,一眼之下竟然隐隐有些自惭。他终于明白了柳忆凝对蓝君御的形容到底是什么意思,蓝君御,真的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人。这飘忽的想法让他莫名有些惆怅,而惆怅之下,脑子里本就还没梳理清楚地情绪,变得更加混乱了。

      这时,急救室的门再次打开,医生和护士推着急救床车走了出来。

      “家属呢?”护士对着门外走廊上喊了一声,李岚兰立刻跑了过去。“推到旁边观察室去吧,没什么危险了,等她酒醒就可以走了,三天以后来换药。”

      李岚兰向躺在床上的柳忆凝看去,只见她脸色苍白,双眼紧闭,额头上包着一块纱布,因为接近发际线,没法用胶带固定,便带了一个头网,看上去颇有点严重。

      “这样就能走?”李岚兰疑惑地发问。

      一旁的中年医生笑了笑,“外伤没什么事,擦破点皮,好了以后只要不是疤痕体质,应该不会留下疤。就是酒精中毒有点厉害,现在已经洗了胃,也进行了药物注射处理,没什么大事了。”

      李岚兰继续问道:“那她为什么还昏迷?”

      医生笑着摘下听诊器,把软管缠了几下塞进白大褂口袋。“总要自己缓一会,你们推过去吧。”说完,便转身走了。

      李岚兰看了看刘景熙,两人默默地把床车推到观察室,又拖了两把椅子坐在床边。不一会儿,柳忆凝便幽幽醒来,四下看了看,见到李岚兰便轻轻说了句,“兰兰,我想喝水。”

      “哦,我去帮你买!”李岚兰站起身正要走,一瓶开了盖的矿泉水瓶就递到了她的面前。蓝君御也不说话,举着向柳忆凝那边抬了一下下巴。李岚兰竟然顺从地接过,坐在床边扶起柳忆凝,一口一口给她喂了进去。

      蓝君御见她喝完,冷着脸看向刘景熙,语气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冷淡。

      “多谢二位,你们请回吧,这里有我。”

      李岚兰第一次听蓝君御说这么多话,从他进来到现在,这人脸上就没见过太多的表情,一直冷冷的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莫名其妙就有点怕他,再加上她也很想跟刘景熙找机会相处,于是就试探地看了看刘景熙。

      “别走!”还没等她迈腿,就被柳忆凝一把拉住了手腕,“兰兰你别走,我不想让他陪我。”

      刘景熙一直默默站在旁边,见此情景就明白了个大概,八成就是因为柳忆凝今天说的被狗舔了的梗吧。于是他赶紧出来打圆场,“没事,我们陪她吧,要不蓝总,你先回去?”

      蓝君御斜着眼睛瞟了他一眼,没有理他,而是对着床上的柳忆凝沉声说道:“柳伯父嘱咐,要我将你送回家,不可耽搁!”

      白小鹏赶到医院的时候,蓝君御仍然跟柳忆凝僵持着,而刘景熙与李岚兰正夹在中间,走不得留不得地难受着。白小鹏是个机灵鬼,刚才在电话里已经把大概的情况问清楚了,现在进来一看病房里的情形,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。

      刘景熙和李岚兰他不认识,所以他只能去跟柳忆凝交流。

      “忆凝姐,我是蓝总喊来帮着接你回家的,你也别为难蓝总,不然他跟柳总也没办法交代不是?”白小鹏情商高,这番话说得有情有理的,一下就给蓝君御解了围,也缓解了病房里紧张尴尬的气氛。不仅如此,他机灵地猜到李岚兰他们跟柳忆凝的关系,要想完成蓝君御交代的任务,还得把这二位送走才行。

      “你们是忆凝姐的朋友吧?真是谢谢你们了,这么晚还麻烦你们照顾她。我是蓝总的助手,专门过来帮他的。要不你们二位也先回去休息吧,这里有我和蓝总,你们放心。”

      李岚兰早就想走,无奈刘景熙一直没有走的意思,柳忆凝也不愿意跟蓝君御单独在一起。现在来了个救兵,正好也算解脱了。蓝君御再怎么说,也是柳忆凝的未婚夫,他们夹在中间实在有点难做。听白小鹏说完,就求助般地看向柳忆凝。

      柳忆凝见白小鹏来了,一番话说得也没什么毛病。反正有他在,该死的蓝君御也不敢把她怎么样。再说,这个刘景熙……想到这里便又觉得心情烦躁,于是做了让步,松开了李岚兰的手。

      于是李岚兰便拖着刘景熙,告别了柳忆凝出了病房。留下黑着脸的蓝君御,死死盯着躺在床上的柳忆凝。

      白小鹏见他神色不对,赶忙上前打岔。“蓝总,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走?车就停在下面门口了,不过你……”

      蓝君御摆了摆手,“无妨,现在就走。”转身用柳忆凝身上的单子把她裹住,弯腰横着抱起,大步向外走去。

      有个护士一见刚要上来,白小鹏立刻把她拉到一边。蓝君御不管那些,抱着柳忆凝就下了楼。柳忆凝全身被裹得像个粽子,根本没法反抗,干脆也就不挣扎了,由着他抱着自己来到车边。白小鹏正好跑着冲过来,打开车门,让蓝君御他们坐进后排,自己钻进驾驶室,发动车子滑出医院大门。

      车子开得很慢,蓝君御坐在柳忆凝的身边,还是感觉到强烈的不适。他脸色苍白,双唇紧闭,一只手始终放在柳忆凝的颈下,另一只手死死抓着前排座椅后背的把手。

      “蓝总,你没事吧?我尽量开稳一点啊。”

      “没事。”蓝君御强忍着晕眩,轻轻摇头。

      柳忆凝看他脸色不对,很是奇怪,开口问道:“他怎么了?”

      白小鹏从后视镜看了看她,“你不知道蓝总他晕车吗?”

      “晕车?”

      “是啊,不仅晕车,还晕船、就连……”

      “白小鹏!”蓝君御双眉紧皱,低声喝止。这人今天话真的是太多了!

      白小鹏立刻闭了嘴,这位爷的脾气他很清楚,他可不想因为话多砸了饭碗,所以一路上再也没有多说一个字,除了车辆行驶发出的声响之外,车里陷入一片寂静。

      蓝君御还在强忍不适的眩晕感,柳忆凝看着他却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。

      从昨晚出事到现在,几个人在医院折腾了一宿,此时的东方已经微微发白。柳忆凝家住在城郊,从医院回去开车也要差不多一个小时。白小鹏照顾到蓝君御晕车,车速开的很慢,所以等他们开到,已经用了接近两个小时,天也亮了。

      此时柳忆凝的酒劲已经全部消散,额头上的伤口也不大,除了洗胃造成的食道不适之外,已经没什么太不得劲的地方。

      反倒是坐在他身旁的蓝君御,更像个病人,神情萎靡,“奄奄一息”,好像醉了酒的人不是柳忆凝,而是他一样。

      白小鹏把车停住,连忙下来先把蓝君御搀扶下车。刚一着地,蓝君御就感到天旋地转,脚下站不稳,一下子附倒在路边。

      柳忆凝精神倒挺好,自己把医院的被单子掀开,打开车门光脚下了车。夏天的清晨微有凉意,她禁不住打了个寒战。转身拉起手包,拎上自己的高跟鞋,就向家门走去。

      晕头晕脑的蓝君御一见她还穿着昨天那身衣服,满不在乎地走了出来,气得顾不上难受,歪歪倒倒地扑过去,一把把柳忆凝拖回车边,抓起单子再次将她裹住。

      柳忆凝被他攥得手生疼,裹在单子里大骂:“蓝君御你神经病啊!你放开我,我自己走!”

      蓝君御并不理会,侧身试了试,发现自己头晕没法公主抱,便干脆一猫腰,把柳忆凝扛到了肩上,全然不顾她的高声叫骂和拼力挣扎,看得旁边的白小鹏一脸黑线。

      蓝君御就这样,扛着自己的未婚妻,像个醉汉一样,踉踉跄跄走进柳宅,把柳忆凝像个“木乃伊”一样放在了柳家的客厅里。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山西11选5走势图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山西11选5走势图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6】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-5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