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西11选5走势图

  • 送礼物
  • 打赏
  • 上一章
  • 下一章
  • 君须御斜柳第64章   工笔小像

    第64章   工笔小像

    作者:嗜睡的蝴蝶    

      蓝君御在王教授的诊所里大概呆了两个多小时,当他离开时,对着等候在外面的柳忆凝耸了耸肩,“你要我帮的忙,我已经做了,咱们两清了。”

      柳忆凝轻轻点了点头,“嗯,两清了,全套设计资料我已经发到你邮箱里,需要发声明的话就通知我。”

      蓝君御点了点头,一脸轻松地转身。柳忆凝看着他的背影,内心的情绪复杂到完全无法分辨和体会。这样的一个身体,承载了寄托她全部爱情的灵魂,从今以后,对她而言,这便是再无瓜葛的一个人。即便是她的爱无处安放,也应该对他说一句……

      想到这,柳忆凝轻轻地叫住了他。

      “君御!”

      蓝君御缓缓地转过身,看向她的目光中满是疑惑不解。

      柳忆凝对着他露出一个明艳而甜美的笑容,这个笑,包含着她全部的感念和深情。

      “谢谢!”一句谢谢出了口,柳忆凝的眼眶立刻湿润了。在泪滴掉落之前,她颤抖地说了声“再见”,便迅速转身,推门走进了王力强的诊室。

      蓝君御看着她的背影,出神地默立了片刻,随后轻轻摇了摇头,静静地离开。

      而此时柳忆凝走到王力强办公桌边,在椅子上坐下,紧张地看着这位她唯一能求助的学者。

      “王教授,怎么样?”

      王力强抬眼看了看泪迹未干的柳忆凝,伸手从桌上的盒子里取出纸巾,递到她的手里。然后看着她,轻轻摇了摇头。

      “没有了?真的走了?”

      王力强看着这个姑娘,实在有些不忍心,可事实如此,让她抱着幻想等下去,对她而言岂不是更加残忍?

      “走了,一丝一毫的记忆都没有留下。”

      柳忆凝本来勉强收住的眼泪,瞬间再也控制不住,滚滚热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,毫无顾忌地倾泻而出。

      王力强通过治疗,对他们之间的事了如指掌,见柳忆凝如此难过,禁不住深深叹了口气。“柳小姐,他的这种情况,我劝你节哀也不恰当,但你们这段缘分,确实是尽了。不过你也应该觉得欣慰,蔚王对你用情至深,真的没辜负你这一份感情,只能说,造化弄人吧。”

      柳忆凝呜咽着问,“还会回来吗?”

      “理论上来说,几乎不可能了。蓝君御现在的自我意识很强,再次失去控制的可能性极小,所以,蔚王回来这种事应该不会出现。”

      “总有办法的吧,当初他不就是自己来的吗?”

      王力强摇了摇头,“当初的穿越,天时地利人和,少一样都不行。他坠崖,蓝君御骑马失足,两个人在不同时空却出现同样事故,这才有了穿越的客观条件。而且,就算意识可以穿越时空,为什么蓝君御和蔚王长得一模一样?是转世还是偶然?这些问题,我现在都没有答案。”

      见柳忆凝耿耿于怀的样子,似乎还是没有被说服,王力强便继续说道:“蔚王自己也曾经试过一次,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,不也是败了吗?”

      柳忆凝听他这样一说,猛地一愣。“他试过?”

      “是啊,就是他给你写下休书的那一次,不是出过一次很严重的意外嘛,骑着马从山崖上摔了下去,马都摔死了,可他捡了条命。那一次,他本来就是想回去的,结果失败了。”

      柳忆凝的头嗡地一下,整个人懵了。蓝君御那天写下了休书,很快便出了坠崖事故,自己一直以为是他因为退婚的事受了打击,一时想不开去寻死,却原来,他竟是用这种方法,想要回到自己的世界去!

      你为何什么都不说?为什么要一个人把所有的事都扛下来?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?

      柳忆凝脑子里一片混乱,她忽然觉得,自己似乎真的没有看懂他,也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他。

      王力强见她半天不说话,便继续说道:“柳小姐,听我一句劝,人是已经走了,你也应该往前看。你还年轻,人生的路还有那么长,该忘的忘掉,该记的记住,生活还是要继续,只有你过好了,蔚王才会觉得欣慰,你说呢?”

      柳忆凝根本不记得她是如何走出王教授诊室的,也不记得是怎样开车回到店里的。李岚兰只是见她失魂落魄般地进了店,一言不发地搬起画架便进了画室。过了好半晌,她进去看了看,只见柳忆凝呆呆地抬头看向茶楼的那个窗口,画纸上却一笔也没有动。

      一切都不对了,柳忆凝却什么也没说。

      李岚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好给白小鹏打电话,可这个呆子比她也好不了多少,除了知道柳忆凝今天去了无界公司,其他的也一概不知,急得李岚兰只能在画室门外干着急。

      这时,小杨拿着一个纸卷走了过来。

      “兰兰姐,会客室打扫卫生时发现了这卷东西,保洁阿姨差点扔了,幸好我看见,拦了下来。我记得好像是你放在会客室里的,你看一下还有没有用,如果没用我就让她收走。”说着,便把那卷纸递给李岚兰。

      坏了!

      李岚兰一见这个纸卷,便想起这是蓝君御叫白小鹏送来的。那天柳忆凝病倒在老店的住处,白小鹏送来时她正好不在,自己便放进了会客室。后来事情一多,两个人谁都没想起来,把这茬全忘光了!

      李岚兰连忙接了过来,见拿到时的纸箍都还在,便对小杨说了句“是我放在那的,交给我吧,你去忙你的”,随后转身来到画室门口,轻轻推开了门。

      “忆凝!”

      柳忆凝怔怔地转过头来看着她,眼神呆滞,没有一丝光彩。

      李岚兰看着心疼,将纸卷递过去,轻声说道:“前段时间白小鹏送来的,忙忘了,给你的。”

      柳忆凝木然地伸手接过,机械地把纸箍撕掉,慢慢打开。可当她看清纸上的画,便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,眼中的泪水再次汹涌而出。

      工笔小像。

      画中的柳忆凝侧坐着正在作画,专心描摹的形态极其传神。

      柳忆凝一边落泪一边继续翻看,一连二十多张,每一张都是同一个视角,每一张上画的都是她。

      两人分手后,柳忆凝封闭自己,在画室里每天画画。可她不知道,就在离她几十米远的地方,也有一个人,每天来看他,画着他自己眼里和心中的她!

      柳忆凝情不自禁地抬头看向那个熟悉的窗口,泪光中,她仿佛看见了那张熟悉而英俊的笑脸,白衣飘飘、英气勃发。那就是那个她爱的男人,也就是那个爱着她的男人,不管在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时空,他都应该属于自己,自己也应该属于他!

      ……

      李岚兰和刘景熙的婚礼,是四个月后在湖畔公园的草坪上举行的。柳忆凝和潘子睿做了他们的伴娘伴郎。

      李岚兰的婚纱,是柳忆凝送给她的新婚礼物。婚纱是柳忆凝亲自设计、工作室的几位设计师一起完成的,所以当她身着这一身极美的婚纱进入婚礼现场时,不仅是新郎刘景熙,连在场的来宾都连连赞叹。

      婚纱是单肩设计,裙身上采用条块白纱做了不规则镶嵌,既别致又性感。丝质裙摆垂坠飘逸,长长的纱带随着她缓缓的走动,轻盈地飘荡在身后。她的长发从两鬓编成两股松松的发辫,在脑后合在一起绾了个低低的发髻,一顶洁白的花冠从额顶戴至发髻的边缘。

      李岚兰妆容精致,眉目含情,挽着她父亲的臂弯,走进了婚礼的现场。

      而身着灰黑色燕尾服的刘景熙,同样吸引着大家的目光。他原本就是帅哥,为了婚礼今天化了淡妆,更显得英俊潇洒、帅气难挡。

      柳忆凝微笑着看向李岚兰和刘景熙,这一对她最好的朋友终成眷属,她打心眼里为他们高兴。

      婚礼司仪经验丰富,把流程走得滴水不漏。当他们把婚戒戴到对方无名指上的时候,柳忆凝竟忍不住红了眼。

      “怎么了?羡慕了吧?要不然,咱俩也凑合凑合?”潘子睿站在柳忆凝身旁,一直在观察她的一举一动,见她眼中泛起泪光,便连忙走到她身边,一如既往地耍起了贫嘴。

      柳忆凝转过头看了看他,潘子睿还是那个唇红齿白的猪猪男孩,而自己,却早已不复无虑无忧。她对着潘子睿笑了笑,“你还是另请高明,咱俩还是好兄弟。”

      潘子睿也不恼,笑着耸了耸肩,“兄弟就兄弟,我不挑。”

      柳忆凝忍不住被他逗得破涕为笑,便问道:“你天天还是这副样子,你妈能答应吗?不催你继续找女朋友?”

      “她能有什么办法?”潘子睿歪着脑袋,满不在乎地回答道:“我跟她说啊,我就看上你了,可你又不肯,她要再催,就让她直接来找你。她又不敢,所以干脆也就不催了。”

      柳忆凝见他皮得厉害,不想再跟他磨牙,便转过头去看向李岚兰。只见他们两个在司仪的撺掇下,正要进行最后的环节——接吻。还没等他们亲上,只听潘子睿正儿八经地又问道:“柳忆凝,前几天蓝君御和胡芸结婚,你怎么没去啊?”

    ×

    发表评论

    山西11选5走势图温馨提示: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,会造成格式错误。

    评论
    ×

    赠送礼物

    ×

    打赏

   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!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!

    打赏寄语

    ×

    订阅章节

    已选择章;需要消费长江币;
    ×

    长江中文网登陆中心

    ×

    投票推荐

   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,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!
    架哦~去赚取积分

    关于长江中文网 | 客服中心 | 榜单说明 | 加入我们 | 网站地图 | 热书地图

   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:鄂网文【2016】4916 12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:鄂B2-20120044 鄂ICP备16020266号-5

    客服电话 010-53538876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百度统计

   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